温润如玉的姑苏新年
2017-04-07 15:01

  在温文尔雅的天堂苏州,自古以来就给世人留下了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的印象,然而每到新春佳节,这里的大街小巷也无不洋溢着浓重而独特的姑苏年味。

  众所周知,“年”曾被传说成是一种凶猛的野兽,可是它怕红色、怕火光、怕声响……所以,每到“年”要到来的时候,人们就在门上贴上红纸,敲锣打鼓放炮仗,点燃家里所有的灯烛,吓得“年”不敢走近来。因此旧日子里过年,苏州人有掸檐尘、贴春联、放爆竹、吃年夜饭、祭祖祀神等一系列的流程。

老年俗,轮番迎新
  每到大年初一,古时候的人们就会拱手相贺,是庆祝互相没有被“年”吃掉;年头上走亲访友,是要看看亲友中有没有人遭受“年”的祸害……日子久了,那些老做法就成为习俗被保留下来,一直流传到今天,因此也便有了现在的老年俗。
  掸尘:苏州过年之前,家家户户一定要洒扫房舍,去尘垢,净庭户,俗称“掸檐尘”。过去迷信,还要翻看黄历,挑个“宜扫舍宇”的日子,一般在腊月二十三、二十四。传说有三尸神,在屋角布上蛛网,在墙上写上名字,做好记号,挑拨玉帝惩罚人。于是除夕之夜,每家每户都将墙壁、屋宇彻底掸扫。实际上,古人认为扫除尘秽的行为,具有能将灾晦之气一起拔除的巫术意义,让新的一年充满吉祥、安宁。

  贴春联:春联由桃符演变而成,每到过年,苏州人还喜欢买一两张桃花坞木刻年画回家贴在墙上,增添家中的过年气氛。

  “过年”与“过节”:苏州人意义上的“过年”与“过节”跟一般理解上不一样。“过年”就是“祭神”;“过节”则是祭祀已经亡故的祖先和家人。全家以长幼辈分为序,叩头跪拜,说些“老祖宗保佑,让大家手脚轻健,太太平平”之类的话。过节时,蜡烛不能烧尽,要留少许,称之为“子孙蜡烛”。在祭祀祖宗亡人的同时,还要祭地基。所谓“地基”,指过去死于居处周近而无人祭祀的野鬼,祭祀它们是求它们不要为厉作祟,而是保佑一方平安。
  “合家欢”:全家亲人团聚,欢聚一堂,苏州人干脆将年夜饭叫做“合家欢”。除夕守岁,过去一家人围炉而坐,谈笑欢歌,通宵达旦。要在屋里点上两支守岁烛,生花报喜、红光满屋,彻夜不熄。
  压岁钱:压岁钱以前其实是给孩子送压岁果子的习俗,就是桔子、荔枝,“桔”“荔”和“吉利”同音,即取此为贺。
  “开门爆仗”:初一早上醒来,人们在庭院或街巷燃放爆竹,苏州人称之为“开门爆仗”。大家穿上新衣新鞋,去向长辈、亲友邻居家拜年,见面要道“恭喜”。
  “拜喜神”:家家悬挂神轴,点香烛,供粉圆茶食糖果于祖先神位前,长幼依次而拜,称为“拜喜神”。
  “年夜饭”:除夕之夜,苏州人的年夜饭鸡鸭鱼肉,应有尽有,长梗菜则寓“长一岁”之意,谓“吃了一筷长梗菜,明朝转来大一岁”。另有一些菜肴,用其名称谐音或形状有吉祥之兆,如黄豆芽形似如意,有“吉祥如意”之意,笋干有节,有“节节高升”之意,肉圆象征团团圆圆;蛋饺色金黄而形似元宝,寓有招财进宝之意;大年初一早餐吃年糕、春卷、汤团、圆子,取高兴团圆之意。在年夜饭中,鱼不能全部吃完,取“年年有余”之意,置福桔、荔枝一盆称为天赐洪福、吉利。年夜饭中另一个讲究是:不做孤孀菜。也就是每样菜式都要有两样及以上的食材搭配而成,且是双数,像炒青菜,不能单独一盘青菜上桌,可以再配上香菇,好吃又营养。

  特别的是苏州人在饭内放进熟荸荠,吃时挖出来,谓之“掘元宝”。亲友来往,泡茶时要置入两只青橄榄,谓之喝“元宝茶”,恭喜发财。

木刻年画,最美是桃花坞
  年画曾经是年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天上的神仙太远太高,是那么的难以企及,现实中的忧虑、恐惧又那么不可排遣,年画就是由此催生出的一种颇合喜剧色彩的媒介。凡人们把神仙们都请到了画上,贴到了家中,看着供着,祈求他们能够上达下听。画上的仙人们也就或盘踞或站立,或慈悲或怒目地看着这人世间的纷纷扰扰……

  苏州的桃花坞木刻年画始于明末,已有350多年的历史,因为曾集中在苏州城内桃花坞一带生产,故此得名。到了清代,艺术形式已趋成熟,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样式,雍正、乾隆年间,盛极一时,被称为“姑苏版”年画,与天津杨柳青年画并称“南桃北柳”。与其并列载入中国年画编年史的还有山东的杨家埠年画、四川的绵竹年画、河北的武强年画、广东的佛山年画,它们合称为“中国六大木版年画”。


  桃花坞木刻年画在漫长的历史沿革中逐步形成了其鲜明的艺术特色和文化特征。技法上,不仅继承了山水画、界画的优良传统,也吸取了徽派、金陵派的雕版套色技术,更大胆学习和运用了西洋画中的焦点透视及明暗画法,画面远近分明、层次清楚;艺术风格上,构图丰满、线条流畅,富有装饰性和朴实感,具有强烈的地方风格和民族特色。唐伯虎时代的桃花坞风格雅致,多是仕女、花卉题材,有不少是四大才子的工笔画,后期的转入民间风格,色彩浓烈。
  桃花坞木刻年画主要形式有门画、中堂和屏条,品类繁多,选题广泛:如神像图腾、戏文故事、民间传说、吉祥喜庆、风土人情、仕女儿童、花卉鸟兽、时事新闻、装饰图案等,均能入画,可谓包罗万象。
最早的年画其实是由驱鬼的“桃符”演变而成的门神画,每逢过年的时候,在门上贴两位怒目圆睁的守门神,图的是驱鬼辟邪,祈福来年平平安安。后来人们越来越讲究生活情趣,把画悬在家中,年画就顺理成章地演变为装饰画,随月令不同而更换,正月十五、端午、中秋到请灶神,各有各的名堂,内容也从门神衍生出了其他民俗风物的题材,像祈福迎祥的《和气致祥》、《天官赐福》,刻画时事风俗的《春牛图》、《合家欢》、《黄猫衔鼠》等;另外,描述戏文的年画如《杨家将》、《西厢记》、《孙悟空大闹天宫》等。它反映了人们的美好愿望,又和吴地的民俗民风紧密相连,所以它在民众中的影响之深之广是其他艺术形式所无法替代的。
  内容丰富了,贴年画的名堂也越来越讲究,不同地方贴的年画题材也有讲究:大门由武门神秦叔宝、尉迟云把守,二门是文门神,东门上是《金鸡报晓》,西门是《猫抓老鼠》,客厅门上多贴《花开富贵》、《一团和气》,悬挂的是《忠义堂》,卧室里挂的是《麒麟送子》,书房里则是《五子夺魁》,后门就是《钟馗》,钱柜上贴着《刘海戏金蟾》,船上是《一帆风顺》,还有专门贴于粮仓、灶前、屋梁、牛棚、猪圈的年画……庆寿要贴《寿字图》,过年要贴《神轴》,上山养蚕时要贴《蚕猫避鼠》……由此种种可以约摸窥见当时年画制作业的繁盛。目前,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已发展到400多种。
新年节庆,粉墨登场
  对于苏州来说,只要到了元旦,千年古刹寒山寺的钟声就会如约而响,这也就意味着新的一年真正到来,因此它就是进入新年的标志。
  寒山寺因中国唐朝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而盛名远扬,而缘起于1979年的寒山寺除夕听钟声活动至今已有三十余年。聆听寒山寺除夕钟声,祈祷世界和平法会,促进中外友好交流,是一种赋予时代新意的佛教文化活动形式。

  每到除夕听钟声时,精心组织和策划的活动丰富多彩,如众僧诵经迎宾、大雄宝殿佛事、住持方丈新年祈福、游客签名留念、聆听108记除夕钟声、敲新年幸运钟、大型彩灯会、传统民间工艺表演、盛世和音文艺演出、各种各样的传统小吃、论坛……当寒山寺除夕听钟声敲响的同时,也能通过电波、网络等方式,与世界各国人民同步听到寒山古刹驱邪祈福的一百零八响钟声。


  过后,每到正月初五,苏州的山塘街便热闹非凡,鼓乐奏响,鞭炮震耳,原来这里在迎财神,人们纷涌而至,迎接戴面具、憨态喜庆的东、西、中、南、北5路财神,希望能够沾上财神,祈盼新年风调雨顺、财源滚滚,同时还有综艺表演、江南丝竹、戏曲表演、民间工艺展示、传统小吃等,算是新年后的第二大民俗大餐。
  新年登高祝福是我国的传统习俗,苏州也不例外,苏州古城西南的穹隆山每在新春期间举办新年祈福文化节。人们可领略乾隆皇帝走御道、登穹窿、上山祈福的盛况,以及清代气势恢弘的皇家祭天仪式,还可烧香、观看舞龙狮表演、猜灯谜、赏民间表演、品传统小吃等。
  到了正月十五,一年一度汇集传统文化、广场文化、节庆文化的苏州沧浪区文化大餐“古胥门元宵灯会”又如期而至,这是流传于苏州地区的民俗文化活动,小巧玲珑精致高雅的苏灯争相辉映,赏灯、猜灯谜、放烟花、舞龙灯、走马锣鼓、吃元宵、走三桥、表演……一系列精彩的民俗活动让人倍感喜庆,眼花缭乱。
  苏州是座读不完的古城,它那温润如玉的新春文化,也远非镜头与文字所能记录,只要好好在这座城市彻底地体验一回,才能真正感受到吴侬软语浅吟低唱的美,才能真正感悟到新春浓郁的苏式味道。